主页 > 股市资讯 > 财政赤字货币化对股市的影响

财政赤字货币化对股市的影响

股票大盘 股市资讯 2020年05月22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对股市的影响
 
  由财务省所长刘尚希引起的“财政赤字货币化”争论引起了屏幕。 越来越多的人排队表示态度。
 
     传统的货币理论过时了,即使误解了决策,现在也没有必要担心通货膨胀。
 
  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不好,需要依赖财政政策,但财政没有钱,必须发行债务。
 
  财政直接向社会发放债务容易产生“推出效果”,所以直接发放到央行比较好(通常把央行作为财政的纸币计数机)。
 
  财政债务和央行货币发行的背后有国家信用,没有实质性的差异,除非是外债,不用担心,没有借款,只要增税(这是现代货币理论MMT的主张)。

      央行作为一个机构的独立性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是相对的,央行的独立性应看国家整体的需要,央行不是“国家”。 我国的央行表面上是国务院的行政机关,实际上在国家预算体系之外,自己发花似乎是中央企业。 在这一点上,像海外央行一样,作为公共公司运营。 在这方面,中国央行的独立性其实很强。
 
  周小川参选
 
  事情很严重。 连央行额头周小川都吓了一跳。
 
  小川社长一贯温文尔雅,这次也不例外,他婉言反击
 
  财政政策在此时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我们知道财政政策的传导机制也是不够有效和顺利的,过去主要依赖于分层分解财政资金的方法,在此过程中往往发生封锁转用。 我们现有的金融机构应该与基层密切相关,尽量以利用创新的方式,使金融系统更好地服务,克服疫情。 当然,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金融政策,都不能100%有效,100%不能完全使用资金,会发生阻止、挪用。 这种过大的期望是不现实的。 此外,也不能逆市场化改革推行相关政策。
 
  周小川社长的话一直很深奥,笔者把这句话的意思翻译如下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确实不流畅,但其实财政政策的传导机制问题更大。
 
  欢迎建议,但不能“反市场化改革”。 知道中国历史的人知道,在改革开放之初,“财政金融不分家庭”使经济社会的运营变得困难,感到痛苦,后来产生了央行独立、银行商业化这一现代金融体系。 现在怎么能回头
 
  央行系统的另一位大将,原央行副总裁吴晓灵也对刘尚希的观点进行了全面反击,笔者通俗地“翻译”了吴晓灵的观点
 
  传统的货币理论不是过时的,只有刘尚希”,只看CPI忽略了资产价格的膨胀。
 
  • 美日量化缓和无力,看不到跛脚的人拿着拐杖,要自己学拐杖。
 
  • 中国的政策空间还不到要用拐杖的程度。
 
  财政不能直接向央行发行国债。 这至少是纪律和制约。
 
  央行课题组来了
 
  央行国际司课题组非常有效率地发表了“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特集报告
 
  货币政策的财政化和MMT是包括所有政策选项在内的无能为力的行为,运行它们有严格的前提条件。 只有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其他货币和财政工具不可用或无效时,才能考虑这种政策。
 
  MMT没有考虑税收政策调节通货膨胀操作的可行性和可能发生的连锁反应。 操作性差,可能无法取得预期的效果。
 
  政府当然倾向于货币政策的财政化和滥用MMT,很有可能带来恶性通货膨胀和经济混乱。 货币政策的财政化和MMT的“免费午餐”的性质,政府一使用就很难摆脱。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央行印花税没有任何成本,政府可以通过印花税无限制地增加支出,这一观点肯定是荒谬的。
 
  历史经验表明,经济政策要考虑到通货膨胀、财政赤字、外部平衡等限制。 否则,很有可能出现两次债务不履行、恶性通货膨胀的情况。
 
  大咖啡的态度
 
  “财政赤字货币化”引发了热闹的态度之战
 
  •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 :1 )一旦开通财政赤字的货币化(即补充赤字的金钱)这个洞,就根本放弃了政府对财政行为的最后防线。 2 )如果MMT被人民绑架的政府被过度使用,就有可能引起债务的无限扩大、债务危机和货币危机。• 瑞信董事总裁陶冬 : 央行扩大资产负债表并打印钱以购买国债。 这意味着央行政策的独立性丧失,长期来看未必好,但在疫情的借口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可以堂而皇之地同居。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 :现代货币理论将财政和金融混淆的理论逻辑和政策引入极度危险。 切断财政与央行的直接融资关系,防止财政赤字货币化,是银行信用货币制度正常运作的基本原则。 如果放弃这一原则,银行信用货币制度就会崩溃。
 
  对于曹远征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0x4e35],央行不需要融资财政赤字,赤字的货币化至少暂时不会出现在中国中。 这还只是理论上的探讨。 不要把西方理论变成“中国”的现实问题。 我们的货币政策还正常,利率为正利率,财政依然稳定,有正常收入,财政债权率也不高。 中央财政赤字也没有大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文魁 : 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现代货币理论及其倡导的政策称为新巫毒经济学(new  voodoo  economics  )。 现代货币理论提出的政策,即使向世界蔓延到不可避免的程度,也不要激烈地蔓延,希望不要损害我国的长期发展。 该理论的创始人以中国为实践现代货币理论的典型,这显然是无视事实的吹嘘。
 
  央行前部长楼继伟 :不赞成直接从央行购买国债。 无论借什么债,增加赤字,都要用普通的债务来弥补赤字的差距。 直接购买国债违反了《人民银行法》的“中国”人民银行不得透支政府财政”的规定。 特别国债的性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合作,也必须坚持基本原则。
 
  财政部财务省前所长贾康 :透支是“股间裤”的想法。 美国为了没有底线的量化宽松,世界不能认为没有底线的量化宽松政策可以通行。 美国拥有被称为世界性硬币的霸权,现在世界上没有能和美国相比较的国家吗? 美元依靠“美国”仍居第一位的综合国力,特别是最根本的军事和金融先进力量,继续保持着第一硬币的地位。 其他经济体简单比较,属于东施的有效颧骨。• 中国银行的前副总裁,深圳 海王集团的最高经济学家王永利 : 央行直接购买国债或向政府提供贷款是最后的无力选择。 只要企业、个人、金融机构想购买国债,央行不应该先行,央行只能是最后的贷款人。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 :允许赤字货币化允许没有政府行为规律,导致政府行为失范,意味着政府能力的崩溃和管理系统能力的崩溃。
 
  刘晓春金融数字化研究中心主任刘晓春 :简而言之,不可能。 财政赤字的货币化作为基本的惯例,通常或者通常的政策是极其有害的。
 
  • 瑞银 中国最高经济学家汪涛 :财政赤字货币化打乱了政府财经规律和市场价格机制,与“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脱节,打破了不容易建立的现代财政制度和现代货币制度之间的独立合作机制,缺点远大于利益。 更何况,财政赤字的货币化,在没有去处的情况下也是没有办法的,可以轻松使用,不是没有后遗症的工具。 中国必须考虑财政赤字的货币化的时候不远了。
长远来看财政赤字货币化对股市是没有利好的。
标签: